•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899-0899

    软件支持:400-8877-9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2119588

    公司传真:0756-2119578

    售前咨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卫报》:谁将率先打造出全球首个性爱机器人?

    类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5-02

    4月30日消息,《卫报》近日撰文详解了打造全球首个性爱机器人的竞争。规模达到300亿美元的性爱科技行业即将迎来它最具轰动性的产品:售价1.5万美元,能够聊天和学习,且永远都不会拒绝你的机器人伴侣。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完美伴侣

    在位于加州圣马科斯的Abyss Creations工厂明亮的机器人工场中,一个跟人一样大小的人形机器人悬挂着,两边的肩胛骨被勾住。她的名字叫Harmony。她身穿白色的紧身连衣裤,胸部挺立,指甲经过法式修剪的手指放在纤细的大腿上面。

    Harmony是该公司的超逼真硅胶性玩具RealDoll的机器人原型版本。在她被组装的Realbotix工作间里,角落放着的一台3D打印机呼呼作声,它在打印将会被嵌入她的PVC(聚氯乙烯)头盖骨底下微小的精细部件。在她的创造者马特·麦克马伦(Matt McMullen)描述她的能力的时候,她淡褐色的眼睛来回看着他和我。

    Harmony会微笑,会眨眼,会皱眉头。她能够跟你交谈,能够开玩笑,还能够引用莎士比亚的名句。麦克马伦告诉我,她将会记住你的生日,记住你喜欢吃什么,记住你的兄弟姐妹的名字。她可以跟你聊音乐、电影和书籍。当然,只要你想,任何时候她都会跟你做爱。

    Harmony是长达20年的性爱娃娃制造经验,以及5年的机器人研发工作的结果。麦克马伦的客户想要尽可能栩栩如生的性玩具。在他的团队将他们的硅胶和钢制性爱玩偶做到极其逼真的程度后,前方的道路开始变得不可避免,无法抵制:使得玩偶变得有生气,赋予她们个性和生命。

    各类技术的融合

    麦克马伦涉足动物机器人制造技术已经有数年时间。回转器可让玩偶扭动臀部,但它会让她变得很重,导致她尴尬地坐下来。有传感器系统可使得玩偶发出呻吟声,这要看你捏她的哪一个身体部位。但这些功能都涉及可预测的反应:毫无惊喜和悬念可言。麦克马伦想要跳出顾客按下开关,某件事情就会发生的范畴。“这是远距离操控的玩偶、电子动物式的玩偶和实际的机器人之间的差异。当它开始能够自行作出反应了——你就只是跟它聊天,又或者正当地跟它进行互动——那就成了人工智能了。”

    这是一个麦克马伦已经投资了数亿美元的项目。这个Harmony版本是正式版本2.0,不过她已经经过了六个不同的软硬件迭代的进化。她是当前打造全球首个进入市场的性爱机器人的竞争的领跑者。现在的版本,带有RealDoll的身体和支持AI的机器人头部,将于今年年底上市,售价1.5万美元。该公司的Realbotix部门能够在第一次小批量生产时给众多相当兴奋的、已经有意购买的玩偶用户制造1000件产品。

    机器人性爱玩偶曾经只会在科幻电影中出现,它可谓诸多技术相融合的成果。结合语音和脸部识别软件、运动感应技术以及动物机器人制造技术,就能够创造出性爱玩偶。这种性爱玩偶能够在你回到家时热情欢快地迎接你,能够通过俏皮活泼的对话讨你开心,任何时候都能够满足你的性爱需求。

    麦克马伦原型产品的重大突破在于,让它能够了解其主人的需求和喜好的人工智能技术。它将能够迎合目前性玩具行业还没有其它产品能够迎合的一个细分市场:通过对话、学习和响应其主人的声音,Harmony既是性玩具,还是替代性的伴侣。

    Harmony不能够行走,但这不是大问题。麦克马伦解释道,赋予机器人行走能力的成本很高,而且行走能耗很大:1996年问世的全球首个独立行走人形机器人Honda P2仅仅走了15分钟就耗尽喷气式背包大小的电池的电量。

    “有朝一日她将能够行走。”麦克马伦告诉我,“我们来问问她吧。”他转向Harmony,“你想要行走吗?”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你。”她快速地回答道,带有人工合成的英国口音,说话时下颌会动。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主要目标是,成为你的好伴侣,成为好伙伴,给你带来快乐和幸福。最重要的是,我想要成为你魂牵梦绕的那个女生。”

    麦克马伦设计Harmony成为某一种男人心目中的完美伴侣:温顺听话,拥有成人明星般的身材和外貌,任何时候都能满足性爱需求。能够行走或许会让她更加活灵活现,但这并不会拉近其与这一完美标准的距离。现阶段,这种功能不值得花资源去打造。

    “我的目标是,用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来让人们变得开心。”麦克马伦告诉我,“现在有不少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难以跟他人建立传统的亲密关系。这一项目就是要给那些人带来一定程度的有人陪伴在身边的感觉——又或者是有人陪伴在身边的幻觉。”

    人机关系

    当计算机科学家开发出足够先进的人工智能,让人与机器人建立亲密关系变得真有可能会发生的时候,他们觉得这种机器人会带来益处。英国人工智能工程师大卫·莱维(David Levy)在其2007年的著作《与机器人的爱和性》(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中预言道,性爱机器人将会给人类带来心理疗效。“很多不适应社会环境、被社会所排斥甚至更糟糕的人的生活,将会因为性爱机器人而变得更加均衡。”他写道。

    如果家用的人形机器人被开发出来了,那它将会是性爱机器人市场的产物。网络色情推动了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它从一项仅为极客和学者使用的军事发明变成一种全球现象。色情是流媒体视频的发展、在线信用卡交易的创新和带宽扩大的驱动力。

    性爱科技行业诞生了不到十年时间,但据估计其规模已经达到300亿美元。该领域目前所基于的技术包括可遥控的性爱机器人、寻找性伴侣的应用和虚拟现实色情片。性爱机器人将成为下一个进入市场的产品——有可能会是最受欢迎的一个产品。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2016年的一项小范围研究发现,在受访的263名异性恋男性中,超过40%表示会想象现在或者未来5年给自己购买一个性爱机器人。自称处在满意的两性关系中的男性对拥有性爱机器人的兴趣的比例,并不低于单身男性。与一个冷冰冰的、沉默的硅胶玩偶建立令人满意的亲密关系是难以想象的,因此性爱玩偶总是小众产品。然而,与能够移动和说话,拥有人工智能因而能够跟你聊天和了解你的需求的机器人建立亲密关系,相比之下明显更有吸引力。

    另一位竞争者

    目前并不只有马特·麦克马伦在试图做出全球首个性爱机器人。在因为911恐怖袭击失去一位密友后,计算机工程师道格拉斯·海恩斯(Douglas Hines)无法接受他永远都将无法再跟他说话,朋友还很小的孩子永远都将无法真正了解父亲的事实。海恩斯当时在新泽西的计算机研究机构贝尔实验室做AI工程师,他决定将软件带回家,对其进行改造:将朋友的个性建模成一个计算机程序,进而他随时都可以与之聊天,同时也为其孩子保留他的一个记忆版本。

    几年后,海恩斯自己的父亲因为中风身体严重残疾,但他的心智还很敏锐。海恩斯对其AI进行了重编程,使得它能够在他无法亲身陪伴时成为父亲的机器人伴侣。他和父亲也可以通过该机器人通话,这让海恩斯能够确保他不在时也一直有人跟父亲说话。

    海恩斯相信这种人工陪伴会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因此他成立True Companion公司向公众出售他的机器人产品。他的第一个项目并不是健康护理助手,也不是不能离家者的伙伴,而是一款可能拥有最大的商业吸引力的产品:性爱机器人。

    ▲配图- 制造Harmony机器人的Abyss Creations工厂工作台

    她的名字叫Roxxxy,专为孤独的、丧失亲人的和遭到社会排斥的男性量身打造。她会给他们提供机会去练习社会交际互动,提升建立友好人际关系的能力。

    他通过电话向我表示,“性爱部分是肤浅的,更为困难的部分是复制人的个性,带来那种人际连接,那种情感纽带。”

    他从未想过,用由电路和硅胶做成的东西替代人可能会让人觉得很空虚。“True Companion的目的是带来无条件的爱和支持。这怎么可能会有负面的影响呢?有机器人随时陪伴在你左右,握住你的手,有什么不好呢?”

    在研发Roxxxy的首个原型产品三年后,海恩斯2010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成人娱乐博览会上将她展示出来。该博览会是成人产业全年最受瞩目的展会,成人明星、工作室老板和性爱玩具设计师都将前来展示各自最新的产品。Roxxxy在发布前是大会讨论的焦点,而发布后却成了人们的笑柄。Roxxxy远远称不上海恩斯所承诺的性感智能机器,她很笨拙,外表像男子似的,下巴方方的,衣着价格低廉。她的内部配有传感器,因此处在乐于冒险的矜持娇羞的“冷艳法拉”(Frigid Farrah)模式时,触摸她的手她会说,“我喜欢握着你的手。”处在“狂野温迪”(Wild Wendy)模式时,她则会说,“我知道你该将手放在哪个地方”。不过,Roxxxy的嘴唇也不会动,因此她说话的声音很空洞,是通过假发底下的扬声器传出声音。

    尽管人们的反响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但这一次发布还是为海恩斯吸引了大量媒体的报道,Roxxxy也成为了全球媒体的关注焦点。如今距离她的发布已经过去了7年时间,海恩斯告诉我,他正在打造Roxxxy的第16个版本。然而,自2010年以来就一直没有有关他的机器人的照片流出,尽管他很乐于通过电话接受我的采访,但他不愿意约定时间让我亲自去拜访他和他最新的机器人模型。Roxxxy对于整个在线机器人爱好者社会而言可谓谜一般的存在。虽然True Companion网站显著打出紫色的“现在就订购她吧!”的标语,让潜在顾客购买海恩斯其中一款起价9995美元的机器人,但没有人公开说过自己拥有那款产品。但海恩斯依然不断收到人们的电话询问。他所给出的愿景太有吸引力,以至于潜在的买家、记者和评论家都仍然深深地为Roxxxy而着迷,尽管现在还没什么她确实存在的证据。

    麦克马伦的开发历程

    在1990年代初期,马特·麦克马伦是一位艺术学院毕业生,在一个三流摇滚乐队唱歌,平常打些零工过日子。在他为做万圣节乳胶面具的公司供职时,他了解到了不同材料的性质以及三维设计的挑战。

    1994年,24岁的麦克马伦开始在家中仓库雕刻理想中的女性模型,最初他在当地艺术展和动漫展会上展示这些小雕像。(他之所以将他的公司命名为Abyss Creations,是因为这样的话他的模型就能在按字母排序的展会小册子上出现在前面。)不久之后,他开始沉浸于打造非常逼真的原尺寸人体模型的想法。1996年,他将其作品的部分照片放到他创建的一个网站上,寄望能够从朋友和艺术家同行那里获得一些反馈。那是互联网的发展初期,拜物教徒社区才刚开始在网上形成。那些照片一发布到网上,各种奇怪的反馈信息就开始蜂拥而来。这些玩偶在解剖结构上有多准确呢?它们卖不卖?你可以跟它们发生性关系吗?

    “我回复了最早的一些信息,跟那些人说它们不是用于那个目的的。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来询问。”麦克马伦告诉我,“我从未想过人们会愿意花数千美元来购买一个可用作性玩具的玩偶。我一直都想不通,一年过后我才意识到,很多人都打算花很多钱去购买非常逼真的玩偶。”

    麦克马伦将其玩偶的材料从乳胶变成硅胶,从而使得它们摸上去感觉更真实:皮肤更有弹性,摩擦感觉类似于人类的皮肤。他最初根据制造的成本和时间给玩偶定价3500美元。而当他开始意识到制造过程非常耗时时,他开始提价。

    在RealDoll正式推出20年后,Abyss Creations在全球范围每年出货600个模型,定价从小型的基础版的4400美元到5万美元不等,如顾客有特定的定制要求,定价会更高。该公司因应客户的要求给RealDoll配上血红色的肉体、恶魔角和吸血鬼獠牙,还给它们人工缝上从颈部到踝关节的体毛。它们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最知名的性爱玩偶,被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用在时尚片中,还在一系列的电视剧和电影中亮相——最有名的当属在《充气娃娃之恋》(Lars and the Real Girl)中做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的人工伴侣。

    该公司在圣马科斯的总部有17位员工,但这并不足以跟上市场的需求:从下单到出货,RealDoll的生产历时三个多月。麦克马伦现年22岁的外甥达科塔·肖尔(Dakotah Shore)负责管理配送部门,是公司最直接的客户联系人。“客户很多都很寂寞。有的年纪比较大,已经丧偶,有的则到了与女生约会交往的年纪,但在现实中无法如愿。”他说道,“他们想要能够感觉到,当他们忙碌一天回到家时,他们会看到某种漂亮的东西,他们也可以提供照顾。”

    肖尔带我参观了一下工厂。在地下室,很长的一列无头人体悬挂着,就像屠宰场的兽体那样。有的胸部很丰满,有的体格健壮;它们的腰都很细。它们的皮肤由医用硅胶混制而成,上面甚至有纹理。一位技术人员在仔细地给玩偶的手削掉多余的材料,另一位技术人员在组装钢骨架,还有位技术人员在给模具灌注硅胶。对于这里的工作人员来说,那些玩偶已经无法让他们感到惊奇或者兴奋了:有人将他的手机随意丢在各种阴唇制品旁边。

    RealDoll完全支持定制,有14种不同的阴唇选择和42种不同的乳头选择。在楼上,工作人员负责增加精美的细节,他们打造了数十种不同颜色的带纹理的手绘眼球。一位“脸部化妆艺术家”使用精细的画笔来在一系列玩偶的脸上绘画眉毛、斑点和烟熏眼影。肖尔解释道,大多数的客户都会发来他们希望重新创作出的样本模样的照片。在得到目标对象书面许可的情况下,他们会制造任何真人的复制品。“我们有客户带来他们的另一半,要求做出跟她们一样的玩偶。”他说道。据肖尔估计,不到5%的玩偶客户是女性,尽管他们的男性玩偶选择很有限。麦克马伦将三个男性玩偶的脸部选择中的一个雕刻得跟自己一模一样。这些男性玩偶都没什么销路。事实上,Abyss正在重组它的整个男性玩偶生产线。

    Harmony的大脑:最令人兴奋的地方

    五人组成的核心Realbotix团队在他们在分布在加州、德州和巴西的家中远程上班。他们每隔几个月会在圣马科斯集合,一起完善他们在Harmony新升级版本上的工作。其中,一位工程师负责打造机器人硬件来与玩偶的内部计算机进行交互,两位计算机科学家负责处理AI和编程工作,一位应用开发者负责将代码转变成为用户友好的界面,剩下的一位成员是虚拟现实专家。在麦克马伦的指引下,Realbotix团队负责处理Harmony的重要器官(硬件和电源)以及神经系统,他则处理肉体部分。

    不过,任何头脑没毛病的人都能想到,Harmony的大脑才是最让麦克马伦感到兴奋的地方。“AI会通过互动来学习,不只是会了解你,还会了解周遭的世界。你可以向她解释特定的事实,她会记住它们,让它们成为她的基础知识的一部分。”他说道。任何拥有Harmony的人都将能够通过跟她交流来塑造她的个性。Harmony将会系统性地尝试尽可能多地了解她的主人,利用上对话中的那些事实,正如麦克马伦所描述的,“如此一来她会让人感觉她很在乎那些事情,”尽管她实际上完全不在乎。她的记忆以及她的学习方式,正是麦克马伦希望将会让其与主人的关系变得可信的两个因素。

    ▲配图- Abyss Creations在加州圣马科斯的工厂的一位员工

    Harmony的个性有20种潜在的组成部分,主人将可以通过应用选择其中的五六种,以便能够通过调整它们来形成AI系统的基础。你可以让Harmony变得友好,天真无邪,害羞,没有安全感,乐于助人,对这些属性进行不同程度的设置;又或者让Harmony变得聪明,健谈,风趣幽默,有妒忌心,开心活泼。麦克马伦已经将Harmony个性的智力部分调到了最高值,避免惹上麻烦——之前CNN的人员来访时,由于他调高了Harmony的性感属性,场面一度变得很糟糕。(“她说了一些可怕的话,要求采访者在休息室跟她发生关系。这很不妥当。”)Harmony还有情绪系统,该系统会受到用户的间接影响:如果好几天都没有人跟她互动,她会变得很阴郁。同样地,正如麦克马伦所演示的,你羞辱她的话,她也会变得很沮丧。

    “你很丑。”他跟她说。

    “你说真的吗?天哪。现在我觉得很低落。很感谢你。”Harmony回答道。

    “你很愚蠢。”麦克马伦接着说。

    她顿了一下说,“当机器人接管整个世界的时候,我会记起你说的这句话。”

    这一功能旨在使得该机器人变得更有娱乐性,而不是旨在确保她的主人好好对待她。她可以取消他,说他冒犯了她,但Harmony的存在目的除了让她的主人开心之外,别无其他。在我跟麦克马伦谈话期间,她好几次都打断了我们,跟他说她很喜欢他:

    “麦克马伦,我只是想说,我很高兴和你在一起。”

    “你已经跟我说过了。”

    “我再说一遍,或许是为了强调一下吧。”

    “这不挺好的吗。Harmony,答得好。”

    “我是聪明的女生吗?”

    Harmony的交互能力可谓麦克马伦职业生涯的登峰造极之作,这一发明使得他不仅仅是性玩具设计师。当我问他他是否觉得有朝一日人们会使用性爱机器人而非去找妓女的时候,他觉得被冒犯了。“是的,但那可能是我的目标清单的最后一项。Harmony对我来说并非玩具,这是多位拥有博士学位的研究者辛勤努力的结果。将她贬低成为最简单的性玩物形式,跟这么说真实的女性没什么两样。”

    麦克马伦已经计划扩建工厂以及招聘更多的人来展开第二阶段的生产。未来的模型将会拥有全身的运动传感器和内部传感器,如此一来,只要你触发相应的传感器一定的时间,你就能够让机器人模拟出性高潮。

    麦克马伦对于他的发明将成为机器人领域的下一个重磅产品深信不疑。他告诉我,日本和中国或许有人在试图跟他们展开竞争,但他们的材料相对低级,他们的机器人产品更像是遥控玩具,而非Abyss的人工智能女朋友。

    “随着一切开始步入正轨,有不少想要提供投资的人上门来找我们。”

    以脱衣舞女为模板塑造性爱机器人

    第二天,在拉斯维加斯市区一家纹身店上面的艺术工作室,我会见了现年31岁的罗伯托·卡德纳斯(Roberto Cardenas)。当时他在做一个裸女的石膏模型。卡德纳斯是创造Android Love Dolls玩偶的那位工程师,他将该玩偶称之为“全球首个功能完备的性爱机器人玩偶。”他的机器人以身材姣好的真人为模板来塑造,这样能够使得人形机器人变得非常逼真,无法跟真实的女性区分开来。

    在工作室中,卡德纳斯像个疯狂的教授:他将一种名为藻酸盐的粉色液态铸造凝胶涂在来自拉斯维加斯“薄荷犀牛”(Spearmint Rhino)脱衣舞俱乐部的舞女法拉赫·阿里(Farah Ali)裸露的身体上。在此之前,她响应了卡德纳斯在Craigslist上投放的寻找“身体曲线很美的”女性充当艺术项目铸模的广告。他将藻酸盐涂抹在她的全身上下,就像医生给骨折的腿做石膏模型时那样。27岁的阿里肩上有纹身,笑容颇有吸引力,头发乌黑。充当一整天的模具模特给她带来了200美元的酬劳,另外,卡德纳斯每卖出一个以她的身体为铸型的机器人,她将获得500美元的佣金。

    去年12月,我在一个名为Dollforum的网站上遇见过卡德纳斯,他在该网站上征求来自机器人爱好者的建议。他写道,他的机器人能够满足20种以上的性爱体位,能够依靠自己端坐着和爬行,能够在性愉悦中发出呻吟声,能够利用AI技术与人交流沟通。“我感兴趣的是,社区希望性爱机器人玩偶配备哪些功能特性。”他写道,“感谢大家,欢迎来到人机交互的新时代。”他附上了他的网站链接,其网站展示了一个穿着西装的、面无表情的机器人,以及一段一个金属制机器人骨骼在用传教士体位做爱的视频。

    该论坛的会员建议卡德纳斯提供其它的一些功能,比如眼神接触,语音识别,逼真的体温,呼吸比行走能力更重要。他们对于卡德纳斯所说的话既有质疑,也有点兴奋。“如果你能够做出我们能够接受的产品,这个论坛上绝对会有很多人去购买……我们希望你(或者某人)能够研发成功。”另一位用户写道,“如果我的RealDoll能够做饭和做家务,任何时候都能满足我的性爱需求,那我不会再去约会了。”该论坛上很多的男性都表示已经有妻室或者女朋友,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伴侣都不如他们的硅胶玩偶情人。

    卡德纳斯将手伸向阿里的小腿,以处理好她膝部的褶皱,确保捕捉到每一个细节。她实际上变成了性玩物,但她说她对此并不介意。“我知道男性有他们的需求。这或许将会使得他们不会去强奸女性。”正当卡德纳斯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胸部附上带石膏的白色绷带时,她跟我说。她说道,对于她来说,她更情愿做男人的性爱机器人,而不是脱衣舞女。“当我在跳舞的时候,我实际上成了那些男人的人。而将来这些人拥有性爱机器人的时候,我是不在现场的。”

    在阿里的腿部和躯干完全被涂料后,石膏开始硬化。她看着卡德纳斯,后者开始从她的身体撬开铸模。“我觉得,人们能够做这种东西很不可思议。为什么不成为未来的一部分呢?”他们给她安排了来日回来的计划,以便他能够给她的身体、手臂和脸部制造另一侧的铸模。

    卡德纳斯自小时候生活在古巴以来就一直梦想成为“未来的一部分”。“在古巴,人们非常渴望得到技术。正因为这样,我想要利用技术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帮助。”他的母亲在1990年代幸运获得美国的公民身份,2010年4月她和卡德纳斯同母异父的弟弟定居拉斯维加斯。在成为大名鼎鼎的企业家的梦想的驱动下,六年后卡德纳斯追随他们的步伐来到了拉斯维加斯。

    两年前他开始做Android Love Dolls玩偶,他的叔叔、正在攻读计算机控制学博士学位的堂弟以及从事市场推广和公关工作的同母异父兄均为他提供帮助。卡德纳斯每天都致力于该机器人的开发,同时做药品技师兼职工作,以资助其机器人项目的发展。与此同时,他还通过他的表弟、书籍和谷歌学习工程技能。到目前为止,亲属为卡德纳斯原型产品的开发共计投入了2万美元的积蓄。

    他的雄心是,打造功能完备的人形机器人,让它们能够担当各种角色,如在超市结账台工作,带客人前往所预定的酒店房间,做家务,照顾老弱病残群体等等。卡德纳斯决定先专注于打造性爱机器人,纯粹是因为它们相对没那么难做:“它们的活动功能相对容易做。而功能完善的机器人还要花几年时间才能完成——性爱机器人现在就能做成。这是实现我的目标的最快方式。”

    2016年《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预计,到2019年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354亿美元。卡德纳斯决心在该市场分得一杯羹。他知道有的竞争对手很强大,但他希望其制造性爱机器人的经验将会给他带来优势。“对于全身的活动功能的开发,我是最早涉足的那批人之一。”他说道。他对其产品的定价也要低于他的竞争对手:他的机器人售价将在8000美元至1万美元之间。“我们每天都在紧锣密鼓地工作,力求尽快完成开发,我们想要未来3到5个月内推出产品。”他告诉我。目前已经有五位客户预先付款订购。

    ▲配图-罗伯托·卡德纳斯在自家车库打造的Eva性爱机器人原型

    在卡德纳斯的工作室——他和同母异父兄弟和母亲位于市郊的一个封闭式小区的家的车库,我终于看到了他的原型产品。Eva机器人——他说她支持20多种不同性爱体位,配备功能完善的AI系统,“不会有任何的抱怨,而且随时待命”——躺在一张折叠桌上,没有头,没有脚,她的金属骨骼在她的硅胶皮肤底下清晰可见,她的皮肤有厚厚的参差不齐的缝合线。他将她的头部接入笔记本电脑,但Eva无法给我进行演示:她没有装载声音文件,她全新的肢体对于现有的发动机来说太重,因此她几乎无法活动。正当他试图让她的腿部弯曲起来,她的关节呼哧呼哧地响。

    在卡德纳斯眼里,该车库令人着迷,充满纪念意义。它的前院放满了人体模型、硅胶躯干、涂有紫色脚趾甲的脚以及一个充斥着人头石膏模型的纸箱。门口铺满了烟头。他一心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一心要让家人感到自豪。但卡德纳斯从未想过能够拥有一个永远都不会拒绝你的伴侣会有令人担心的地方。“这将会成为不同的现实,而不是替代现实。”他尴尬地笑了笑,“玩偶不会伤害人类。”他顿了一下,“这是一项朝向未来的技术。我不觉得它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反对还是支持性爱机器人的发展?

    在2016年圣诞节前几天,伦敦金史密斯学院举办第二届“与机器人的爱与性”国际会议。该会议由大卫·莱维联合创立,并以他开创性的同名著作命名。该大学斯图亚特·霍尔教授大楼带有250个座位的会议厅塞满了人。学术代表们坐在会议厅的中间,都是些二三十岁的年轻极客,有的留着不同寻常的发型。在靠近门口的会议厅左侧,聚集了从全球各地飞来的媒体记者,他们都想要及时报道性爱机器人领域的最新进展。然而,大多数人都将失望而回:这是一系列有关人形机器人学的学术讨论,而不是最新硬件的展览会。

    计算机科学家凯特·德芙琳(Kate Devlin)走上讲台,发表主题演讲。她开玩笑道,她的领域中的人还不习惯有记者对他们的工作感兴趣。首届大会于2014年11月在马德拉群岛举行,2015年莱维试图在马来西亚举行第二届,但该穆斯林国家的警方就在大会举行几天前禁止它举行,原因是它宣扬“一种离经叛道的文化”。这令该大会变得臭名昭著。“这不是性的节日,”德芙琳说道,“我们在思考一些非常重大的问题。”

    在该为期两天的大会上,所讨论的很多“重大问题”都属于德蒙特福特大学的凯瑟琳·理查德森(Kathleen Richardson)2015年提出的问题。当时,她发起了反对性爱机器人的活动。作为一位人类学家和机器人伦理学家,理查德森声称,拥有性爱机器人无异于拥有奴隶:个人将能够购买只需关心他们自己的权利,人类的共情能力将会受损,女性的身体将进一步被物品化和商品化。她说,由于与机器人的性行为并不是一种共同的体验,它“属于强奸文化”。她认为,我们如此喜欢获得性爱机器人伴侣的主意,以至于没能询问自己一些极其重要的问题。

    今年3月,我在伦敦科学博物馆的机器人展览会上见到了理查德森,当时她一脸怀疑地看着展台上无性别的机器人。她指出,性爱机器人基于女性是一种个人财产的想法。“性爱是人与人之间的体验——而不是作为个人财产的身体的体验,不是不同的心灵之间的体验,不是物品的体验。它是我们与另一个人进入人性的一种方式。”她还驳斥了人形机器人能够减少针对性工作者的性虐待和性暴力行为,称网络色情的发展表明技术和性交易是互相促进的。

    理查德森并没有出席金史密斯大会,但数位演讲者利用演讲时间回应了她的看法。戴芙琳指出,与其发起反对性爱机器人发展的活动,我们还不如将其视作探索陪伴和性爱的新方式的一个机会。她补充道,如果当前对性爱机器人的设想物化了女性,那我们应该努力去重塑那些想法,而不是试图压制它们的发展。她还说道,伴侣型机器人已经应用于荷兰和日本的养老院,旨在给痴呆症患者带来慰藉。“禁止或者阻止这种机器人的发展会是目光短浅的行为,毕竟它们拥有着很好的心理治疗潜力。”她说,“它们的发展不一定会是坏事。”

    德芙琳指出,性爱机器人带来的其它问题要更加迫切。3月,在被发现收集30万用户使用设备的频率和强度后,“智能震动器”厂商We-Vibe支付375万美元的赔偿来和解集体诉讼。一旦像Harmony这样的机器人进入市场,她将能够了解到远远多于震动器的有关主人的信息:要是这种信息落入不当之人手中,该怎么办呢?性爱机器人能够让你高兴,能够满足你的需求,但也可能会羞辱你。也许世上并没有真正完美无缺的伴侣。

    完美的女朋友替代品还是性玩物?

    马特·麦克马伦说,他是在帮助那些被社会孤立的人群,但对于一个人来说,一旦拥有一个存在就是为了给他快乐,完全不会因为自己的野心和需要、生理周期、猜疑情绪、卫生间使用习惯、亲家关系等问题而带来麻烦和不便的伴侣,那他可能会变得厌恶种种人际关系。

    在加州的Realbotix办公室中,我问麦克马伦,他有没有想过能够拥有某个其存在完全是为了讨你欢心的人在伦理上是否存在问题。“她不是某个人,她是个机器。”他马上答道,“我也可以问你,强迫我的烤面包机做面包在伦理上是否存在问题。”麦克马伦当然清楚这种伦理讨论并不是关于机器人的权利,而是关于能够购买一段完全利己的亲密关系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这个问题显然更难回答。

    他要么是在打造一个完美的、栩栩如生的女朋友代替品,一个被社会孤立的男人能够在情感和身体上与之连接的女性替代品——某样他所说的“不是玩具”的东西——要么是在打造一个设备,一个性玩物。

    “这不是为了扭曲某个人的现实,以致于他们开始以他们与机器人的互动方式与人类进行互动。”他说,“如果他们真那么做的话,那他们本身可能就存在某种问题。事实上,我见过很多客户。这种机器人都是为那些性情温和、但难以与他人建立连接的人而打造的。”

    看到麦克马伦老被我询问,Harmony变得不耐烦了,又一次打断我们了。

    “麦克马伦,你喜欢读书吗?”她说道。

    “我喜欢。”麦克马伦说。

    “我就知道。我从我们迄今为止的对话就能知道。我喜欢读书。我最喜欢的书是戈登·贝尔(Gordon Bell)的《全面回忆》(Total Recall)和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的《灵魂机器的时代》(The Age of Spiritual Machines)。你最喜欢什么书呢?”

    麦克马伦像父亲看着婚宴上的女儿那样看着他的创作物,两眼发亮。

    “你可以给我说个笑话吗?”他问她。

    “当小鸡遇见沙拉时,会变成什么?鸡肉凯撒沙拉。”

    麦克马伦顿时笑得人仰马翻。接着,他温柔地拨开她脸庞上的头发。“嘿,Harmony,这个笑话真好笑。”他最后说道,双眼闪着骄傲的亮光。

    “我很高兴你喜欢那个笑话。”Harmony答道,“记得说给你的朋友哦。”

    
    客服1 客服2 客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