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899-0899

    软件支持:400-8877-9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2119588

    公司传真:0756-2119578

    售前咨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谁来控制科考站?比利时极地科学研究遭冷战

    类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1-22

    比利时政府对南极洲伊丽莎白公主站拥有99.9%的所有权,该科考站由一家私人基因会运营。

    现在是南极洲的夏季,正是作科研的季节。但在比利时位于东南极洲的未来研究基地,没有一名比利时研究人员在工作。比利时政府和建造及运营伊丽莎白公主站的私人基金会之间旷日持久的争议导致今年比利时去往南极洲的探险被撤销。当该国极地科学家在家煎熬之时,这家基金会的理事长、名人冒险家Alain Hubert正在给该站配备少量研究人员。

    谁来控制科考站?比利时极地科学研究遭冷战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处于争议中心的是一个直接的问题:谁来控制伊丽莎白站?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交战的双方都不容易。该国政府和Hubert的基金会之间已经产生了15次法律诉讼,比利时科学政策国务卿Elke Sleurs的一名发言人说。比利时新闻报道中充满了管理不当、偷盗和欺骗等指责。

    此次意外事故是对科学家的一次打击。“它非常可怕。”比利时鲁汶大学的Nicole van Lipzig说,她的团队错过了极地科考站云天文台的测量。“这太荒唐了。”比尔门斯多夫瑞士联邦森林、冰雪和景观研究所(WSL)的Konrad Steffen说,他在2012年曾到达该科考站做研究。

    伊丽莎白公主站是Hubert的想法,他是1994年第一位访问北极的比利时人,一度曾徒步跋涉99天穿越南极洲。政府捐助了600万欧元,而Steffen称,Hubert作为一名“强有力的领导人使这一切成为可能”,他从私人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600万欧元并见证了整个建造过程。该科考站于2007年建成,3年后,Hubert的国际极地研究基金会(IPF)将该站99.9%的拥有权捐给了国家,由其统一组织科学任务和覆盖运行费用,当时预计运行费用为每年100万欧元。IPF将每日管理该科考站。双方共同治理由Hubert担任主席的极地秘书处。

    该站位于一个露头之上,距离最近的基地500公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有趣的地方。你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荷兰乌德勒支大学的Jan Lenaerts说,日前他在《自然—气候变化》上发表了极地冰雪如何与全球气候相互作用的论文。据介绍,附近有大量正在融化的冰块,还有被称为冰原岛峰的裸露岩石,其中可能含有生命起源的线索,此外还有陨石场。

    在2010年协定之后,双方关系很快开始恶化。政府指控IPF财务管理不当,包括成本蹿升、利益冲突以及不恰当的记录费用。在2015年《科学》发表的一项报告中,比利时联邦内金融检查员联合会称,IPF曾反复打破协定,对基金会的行为表示愤慨。

    2015年,比利时政府辞退了Hubert和极地秘书处战略委员会的其他IPF代表。在2015年~2016年科考季节,在比利时军队的支持下,它雇佣一家私人公司运行该科考站。接任Hubert担任科考站管理者的是意大利工程师、拥有广泛南极洲科考经验的Chiara Montanari。

    Hubert在法庭上进行了反击,并在2016年取得了显著好转。去年9月,比利时国家委员会暂停将该基金会赶出极地研究秘书处的命令。10月,一家法庭停止该国政府派出军事维修团队,该团队已经位于南非开普敦并在去往南极洲该科考站的路上。取而代之的是,Hubert在11月份回到了南极洲,并与6名员工一起待在科考站。他们发现该站处于“糟糕的状态”,Hubert的妻子Nighat Amin说,她同时是IPF国际事务副理事长。

    从那时起,双方之间的裂痕被扩大了。极地秘书处不再有任何功能,比利时政府已经要求研究人员不许去南极洲,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冰川学家和冰盖建模专家Frank Pattyn说。到目前为止,今年唯一一批去往南极洲的科学家是来自WSL的两名专家,此外还有近日与Amin一起到该站旅行的两位私人受资助者。

    在科考站,IPF员工仍在维持一些实验,Amin说。Van Lipzig表示,她的云天文台并不在其中,因为不是专家的人很难操作它。她补充说,目前的僵局使她与国外同行在一起时处于窘境:“你花费了一年时间计划该项目,然后你却要告诉他们这不会发生。”

    同时,政府还拒绝向Hubert提供该基地的卫星电话系统密码,这使得沟通降到最低点。过去一个月,科考站没有网络,WSL的Michael Lehning说,他刚刚回到瑞典。2016年12月,政府称IPF在向南非公司组织的高价旅游团的旅行者提供到该站访问的机会。但IPF否认了这一指控。

    研究人员希望可以尽快达成和解。“我们需要长期稳定。”Van Lipzig说。政府正在仔细考虑如何推进。Hubert的贡献是无可争议的,国务卿的发言人说,“你在用纳税人的钱。如果你不能让自己的书秩序井然,那你就不该运行极地科考站。”Amin否认事情的失败应该责怪IPF,并认为政府审计对该基金会存在偏见。

    她表示,IPF正在等待政府对科考站管理提出公平的提议。“这是我们过去14年的工作。”Amin说,“我们没理由离开它。”

    
    客服1 客服2 客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