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899-0899

    软件支持:400-8877-9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2119588

    公司传真:0756-2119578

    售前咨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Uber真想摆脱性骚扰丑闻?解雇CEO先

    类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2-23

    在Uber一位女性前员工曝料自己在Uber工作期间遭到了主管的性骚扰,但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却在极力保护主管,而不是积极解决问题之后,已有成千上万的人出于抗议的目的在手机中删除了Uber应用。

    Uber真想摆脱性骚扰丑闻?需要先解雇CEO

    虽然这是一种很好的姿态,但可能对Uber的业绩影响极为有限。Uber毕竟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可以保险地说绝大多数删除Uber应用的都是美国用户。上月,民众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对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移民新政进行抗议,而Uber却借机提价大捞一笔;外加上Uber还频频向特朗普示好,引发了人们的愤怒。社交媒体随后掀起针对Uber的批评热潮,最终变成#DeleteUber#运动。即便是如此,也只有20万人删除了Uber应用。

    还有,抗议可能会伤害那些希望靠着Uber谋生的个体司机。很明显,Uber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

    解雇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痴迷于科技社会,但是兄弟文化培育的环境,让经理可以在高层不直接追问的情况下对女性雇员提出要求。

    卡兰尼克给人一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感觉。他聪明、傲慢、具有颠覆性。他曾把出租车司机称为“混蛋”;曾口出狂言称Uber的价格之所以那么贵,是因为用户还要为司机付费,如果用无人驾驶汽车替代司机,费用就将降低;在2014年2月接受GQ杂志采访时,他曾开玩笑把公司形容为“女人的胸部”(Boob-er),因为公司帮助他吸引到了女性。

    如果卡兰尼克只是长着一张白痴的脸,却能够聪明、良好的管理公司,这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性骚扰事件的主角苏珊·福勒(Susan Fowler)讲述的问题确实存在,我们就可以判断在Uber体制内,评判特定的表现要超过包括基本礼仪在内的一切。

    所有的这一切,都归咎为卡兰尼克的失误。

    寻找新首席执行官

    Uber确实应当这样做。这家公司应当考虑任命一位女性首席执行官。有许多女性都可以胜任这个岗位。58岁的施乐前首席执行官乌苏拉·伯恩丝(Ursula Burns)可能会因为最近的分拆而离职,Uber应当考虑让她来担任首席执行官。或者是挖来YouTube现任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好事者应当收集一个完整的名单,并把它发送给Uber董事会。

    当然,负责调查性骚扰事件的Uber董事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不应该出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从背景上看,赫芬顿完全胜任。但也有一个问题,她在2016年4月加入了公司董事会。Uber出现这样的烂摊子,每一位董事都与卡兰尼克一样有罪。

    事实上赫芬顿突然出现,承诺要立即采取行动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过去的12个月她都干什么去了?可以认为Uber董事会对公司日程运营情况根本不了解,意味着这家公司确实需要充足。至少,赫芬顿需要向前迈进并说,为公司寻找一位新首席执行官是首要任务。

    清除违规者

    虽然性骚扰福勒的男主管可能已经离职,但考虑到福勒描述的问题,Uber需要进行一次大整顿。

    因为Uber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和他对技术、女性和业务的观点,这家公司应当对所有卡兰尼克直接聘用的人进行严格调查。

    解雇整个人力资源部门

    一个几乎只是在乎管理层和公司业绩,而不是保护基层员工的人力资源部门,根本就称不上是人力资源部门。

    按照福勒的描述,Uber人力资源团队的做法是昧良心的。福勒称,她在Uber工作期间遭到了主管的性骚扰,但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却在极力保护主管,而不是积极解决问题。她写道:“我很清楚他想与我发生性关系,明显超出常规,我迅速将聊天信息截图,向人力资源部门举报。”Uber高级主管告诉福勒说,这名男子工作表现非常出色,他们不希望因为一个“无辜的错误”而惩罚他。

    修改公司性骚扰政策,并把它发布在网上

    Uber当前特别需要的是透明。不清楚当福勒还在任职时Uber有着什么样的政策,但很明显,这些政策没有管束住她的上司和公司人力资源部门。

    由外部人士编写一个新规范,或许能够帮助Uber改变企业文化,把它公布于众则有助于遵守和执行。

    如果Uber想要真正自救,这家公司的董事会就应当考虑上述建议。

    
    客服1 客服2 客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