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899-0899

    软件支持:400-8877-9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2119588

    公司传真:0756-2119578

    售前咨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谁浇灭了 Google 搜索入华的希望?

    类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8-12-25

    Google再度入华的消息传出半年之后,终于尘埃落定。

    据英国媒体The Intercept报道,Google已经关闭了代号为“蜻蜓”(dragonfly)的数据分析系统。Google曾试图基于这一系统开发一个可以进行内容审核、过滤的搜索引擎,特供中国。

    重返中国

    今年8月,关于Google即将重返中国市场并提供搜索服务的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

    这一消息最初来自Google内部文件和知情人士的爆料,消息称Google正在开发一个“能够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搜索引擎,项目代号为“蜻蜓”。当时的消息称,相关的App最快会在6 - 9个月内上线。但还没有等到6个月,Google就已经停止了这一项目。

    故事要从10年前开始说起。2008年,在Google还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的时候,它从“域名大王”蔡文胜手上买下了265.com这个域名,并用它做了一个类似hao123的“网址导航”。和hao123一样,265.com也在页面的显著位置提供搜索服务。用户输入关键词,发送搜索请求,265.com会返回Google的搜索结果。

    之后,Google退出中国,但265.com并没有完全停止运营,直到现在都可以正常访问,只是一切搜索请求会被重定向到Baidu。所以在Google搜索撤出中国大陆的这些年里,它仍能通过265.com收集大量的搜索请求数据,并将这些数据用于了市场研究。

    据Google内部的知情人士透露,“蜻蜓”项目的开发人员获得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里面全是Google从265.com上收集的中国用户的搜索请求。而且还有工程师获得了相关API接口的权限,可以直接从265.com上获取实时的相关数据。

    “蜻蜓”项目工程师的日常工作就是通过265.com上的这些搜索数据来了解中国人平时都搜索些什么关键词,测试在Google上搜索这些关键词会得到哪些结果。然后将这些搜索结果放到一个叫“BeaconTower”的工具中进行检查,检查这些网站是不是“能在中国大陆合法访问”的网站。通过这个方法,Google建立起了一张“不合法网站”的名单,然后就可以将这个“黑名单”整合进“蜻蜓”系统中,进而在搜索引擎里屏蔽掉那些非法的搜索结果。

    内部的呼声

    消息从Google内部爆出,也因为内部的压力而被迫叫停。

    Google内部的政策和规定是,任何数据收集工作都应经过公司的“隐私团队”审核,确保用户的相关权利没有被侵犯,且没有任何违反用户协议的地方,借此规避相关的法律风险。但在“蜻蜓”项目中收集数据的行为,Google管理层一直没有向隐私团队公开。这让隐私团队“非常生气”,经过内部讨论,“蜻蜓”项目的工程师被告知不能再使用265.com上获得的数据进行相关的开发。

    几周前,“蜻蜓”项目团队开始对来自Google本站上的搜索请求数据进行相关的数据挖掘和开发,因为Google本站上的搜索请求数据在获取和使用上完全合法,也合乎Google的内部规程。但这些搜索请求大多来自那些居住在海外的华人,跟中国本土用户的使用习惯仍有很大的不同,“曲线救国”的方式让“蜻蜓”项目的开发效率和过滤内容的准确度大大降低。

    据两位熟悉这个计划的消息人士透露,“蜻蜓”项目事件的持续发酵,在Google内部引发了激烈的反响,以至于管理层和员工之间产生了裂痕。有几组工程师在了解了相关情况后,离开了“蜻蜓”项目组。Yonatan Zunger,一名曾在Google工作了14年的资深工程师表示,他去年在“蜻蜓”项目组工作了几个月,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非常特殊,保密级别很高,并且从一开始就被Google“区别对待”。“Google中国分部和『蜻蜓』项目的负责人似乎并不怎么关心安全、隐私这些问题”,Zunger说,“Google的法律和隐私团队需要有权质疑他们的产品决策,并保证能和他们保持一种公开对抗的关系”。

    之后,相关员工在内部发起了一项投诉,称Google对员工隐瞒了关于这个项目的具体细节,员工在开发的过程中并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东西将被用于何处”。这件事最终对包括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在内的管理层造成了巨大打击,因为他们在过去两年内一直将“重返中国市场”当作一个重要的“大事”,给了它非常高的优先级。

    上周,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在美国国会接受问询,过程中也有议员针对“蜻蜓”项目提出了疑问。Sundar回应说,现在暂时没有在中国推出搜索引擎的计划,但也不能完全否定未来的可能性。Google最初的目标是在2019年1月到4月期间正式推出“蜻蜓”系统,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已经迫使公司管理层搁置这一项目。

    最终,“蜻蜓”项目停摆,Google入华的希望再度破灭,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客服1 客服2 客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