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899-0899

    软件支持:400-8877-9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2119588

    公司传真:0756-2119578

    售前咨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二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马斯克与贝索斯:两人特质均受外祖父影响

    类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3-06

    “你情商挺高的。”

    “你是在骂我智商低吗?”

    上周和一位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人聊天,对方说情商和智商最近成了同事间互相调侃的段子。虽然在科学上没有关于情商与智商成反比的确凿证据,但生活中的确难见到两者都优于常人的人。一般,智力超群的人在待人接物上总给人一种欠缺感,容易被认为是书呆子。

    联想到上周的两条消息,先是SpaceX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即特斯拉CEO)宣布要在两年内用龙飞船二代将2名乘客送往月球并返回,自从1972年阿波罗17号飞船搭载3名宇航员到达月球后,还没有人再干过这事;紧接着,亚马逊CEO、同时也是蓝色起源太空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向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和特朗普总统递交秘密文书,为向月球运输货物与设备争取政府支持,长远目标是将月球变成人类定居点。

    马斯克与贝索斯:两人特质均受外祖父影响

    从性格上看,马斯克与贝索斯都是智商超高、情商很低的人。《一网打尽:贝索斯与亚马逊时代》与《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两本书对此分别有详细描写。创业20多年来,贝索斯对下属非常苛刻,容不得工作瑕疵,与他标志性旁若无人的大笑经常交替出现的是发怒时前额鼓涨的青筋。贝索斯将勤俭节约和加班文化发挥到极致,谷歌那种优越的办公环境是早年的亚马逊员工不曾享受的。

    与贝索斯相比,马斯克更是一个缺乏情绪控制能力的人,他在工作上很难去顾忌对方感受,对工作进展要求苛刻,甚至会对邮件中的错字大发雷霆。最能体现他缺乏职场人情味的是,马斯克轻易解雇了跟随他12年的贴身秘书玛丽·贝丝·布朗,起因是后者要求加薪。两人的关系曾一度被视为《钢铁侠》中托尼·斯塔克与秘书“小辣椒”佩珀·波兹的现实版。

    马斯克与贝索斯属于同时代能代表美国互联网精神的人。马斯克早在2002年建立SpaceX,直到2008年在第四次发射时将第一枚私人火箭“猎鹰1号”发射成功,如今SpaceX已经靠发射火箭和制造卫星网络赚到了钱。相比于探月,殖民火星才是他的终极目标。实际上,贝索斯组建蓝色起源的时间比这更早,只是与亚马逊所涉猎的电商、媒体娱乐与云计算领域相比,这家太空公司太过低调

    两人共同的疯狂梦想与性格特质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再成功的商业领域,也能从他的成长经历中找到日后左右他创业命运的细节因素。比如英语和沟通技能是马云成功的两个基础,这也是他在幼年时就展现出来的特质。马云能在阿里巴巴初创时期获得蔡崇信这种能决定公司日后存亡的角色,凭借的也是个人魅力。一家公司的风格通常会被打上很深的创始人性格烙印,就像乔布斯之于苹果

    马斯克与贝索斯的童年一个在南非、一个在美国。两人从小都痴迷读书、对太空与科幻感兴趣、喜欢拆卸与组装、且专注力异于同龄人。有意思的是,两人的童年烙印很大程度来自外祖父。马斯克的冒险精神与赌徒性格和他姥爷约书亚·诺曼·霍尔德曼很像,他一生就是在拆解并组装私人飞机,带上家人驾驶它穿越非洲与澳大利亚冒险中度过的。冒险基因隔代遗传给了马斯克。贝索斯则从他外祖父劳伦斯·吉斯(曾是二战时的美国海军少校)那里耳濡目染了无所不能的动手能力、在环美旅行中建立的自律与视野、对科幻读物与太空旅行的兴趣等。他们的世界观养成受了外祖父很深影响。

    另一个共同点是,马斯克与贝索斯都来自离婚家庭,这可能对他们性格中所产生的偏执以及克服困难的毅力有关。马斯克童年在南非时经常遭到同学欺负,这对他是一段不愿提起的痛苦记忆。贝索斯童年也因不善沟通又过于耿直而被同伴孤立。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越是童年遭到精神压抑的人,要么就此沉沦,要么就越有可能爆发出异于常人的能量,期望以另一个维度的巨大成功重新证明自己、赢得尊重。

    早年与马斯克因Paypal控制权而分道扬镳后又冰释前嫌的彼得·蒂尔有句话“我们想要会飞的汽车,而不是140个字符(暗指Twitter)”,表达了他对硅谷创新和想象力的失望。Snapchat母公司Snap.最近登陆纽交所受到投资人狂热追捧,上市首日股价暴涨44%。被拿来与之对标的Facebook当前市值已经是其2012年IPO时的4倍。硅谷现在热捧的仍是这些与C端消费者联系紧密的科技公司。

    国内互联网更是将“实用主义”演绎到极致,即便在“钱来的太容易”的前两年,投资人也是扎堆进入O2O这种地推色彩浓厚、缺乏技术含量的领域,很少有“傻白甜”去投资那些回报周期漫长的项目。国内的互联网创业者也不可能出现造火箭的人,国内航天工业不允许民营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创业者们普遍缺乏一个像马斯克与贝索斯的姥爷们那样一生追求自由和梦想的人,以及在这种性格与世界观中沉淀下来的成长与创业环境。所以说,双方之间可能相差了一个月球的距离。

    
    客服1 客服2 客服3